商略黄昏雨っ

只是日常lo 不要关注我 产出全在小号和子博
头像by@一条鱼

[高綠]少年不戴花(非HE 偽文藝)

進入了11月,天氣也開始轉冷.綠間一圈一圈纏好手指上的繃帶,帶起今天的幸運物就出門了.

拒絕了母親讓他加一件衣服的提議,走在路上還是有些涼的,綠間動了動手指,抓緊了手中的袋子,仍挺直了脊背勻速地走到學校.

“早上好,小真~”剛走進教室,高尾便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綠間低了一下頭,走了過去.

“早上好.”綠間頓了頓,將手上的袋子遞給了高尾.

誒是給我的嗎小真生日禮物嗎我好開心啊小真連我爸媽都忘記今天是我生日可是小真你還記得啊真不愧是小真啊…無視高尾的絮絮叨叨,綠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

高尾打開袋子,拿出了裏面的東西.似是有些驚訝,但仍是漾出了笑.“竟然是圍巾嗎,有些意外呢,難道說是小真親手給我織的嗎?”

“高尾你做夢.”

“為什麼是灰色啊,明亮一點的顏色比較適合我吧.”

“如果高尾你能像這圍巾一樣只是個灰色的背景不再說話的話,我會很開心.”

“誒~小真好過分.”

說不出口是因為知道你畏寒才送你圍巾,說不出口覺得灰色配你很好看,說不出口希望看到你開心笑得白癡.說不出口,也不會說.

“那個,高尾.”綠間抬頭叫住圍上圍巾整準備出去炫耀的高尾,高尾回頭,歪了一下腦袋.

“什麼事,小真?”

綠間抬手推了推眼鏡,鏡片反光導致高尾看不清他的臉.

“生日快樂.”

高尾愣了一下,馬上又笑得燦爛,將想要說的小真你又傲嬌了吞回肚子裏去.

“小真,謝謝.”連句尾都帶著笑意.

 

***

 

高尾和成是一個很煩人的傢伙,這點綠間從第一次見到他時就知道了.明明是沒有想起來綠間的名字,卻硬是叫成了小真,弄得周圍的同學都笑了起來.然後再綠間的黑臉下,高尾哈哈笑著說反正以後都是同學了叫小真多親切啊哈哈.

後來,高尾就成功的將小真這個稱呼沿用至今.

不過就算高尾再煩,綠間對他也是免疫的.即使高尾每天圍著他小真小真的叫個不停,但綠間只是推一下眼鏡,偶爾回應個兩句.然後再籃球訓練結束後,進行例行的毫無懸念但高尾總不信邪的猜拳,再不顧行人驚異的眼光坐在高尾拉的板車後面,偶爾說幾句盡人事知天命的話,一起去喝小豆湯.

今天的高尾似乎特別高興,圍著綠間送他的圍巾,哼著小曲,很歡樂的蹦躂著,而旁邊的綠間則是十分淡定的走著.

“小真你說會下雪嗎?”

“現在才11月.”

“那等到下雪的時候,小真陪我去個地方吧.”

“到時候再說.”

“誒,不要啦,小真快答應答應嘛~”

“……”

 

***

 

綠間小時候很喜歡收集糖紙,那種包裹著五顏六色的水果糖的玻璃糖紙.綠間會將糖紙放進一個裝滿水的水盆裏,一張張地將糖紙的褶皺撫平,再將它貼到玻璃門上等它晾乾.等糖紙幹透後從門上揭下來,長方形的糖紙五顏六色亮晶晶的.綠間會舉起糖紙對著天空,透過糖紙看到的世界變得很奇妙,陽光穿過糖紙,會將綠間的臉上也印上斑斕的色彩,綠間碧綠的眼瞳也變得亮晶晶的.

綠間的母親是位非常溫柔的女性,她總會微笑著看著綠間這不多的孩子氣的一面.但綠間的父親對他十分嚴厲,認為男孩子不應該收集這種女生才喜歡的東西,男生應該要喜歡籃球之類的運動.所以在一次考試後,父親將百余張糖紙拋出了窗外.

綠間看著那些糖紙像蝴蝶一樣飛舞,最後飄到地上落得一地的斑駁.

母親摸摸它的頭說真太郎你還好吧,綠間說沒關係的媽媽,父親是為我好,而且我也挺喜歡籃球的.綠間沒有哭也沒有笑,平靜的臉上沒有波瀾,更沒有低下頭,墨綠的眼空洞的盯著空無一人的窗外.

 

***

 

綠間最近常做一個夢,夢裏他在一個馬戲團裏,一個小丑站在高臺上.小丑的臉上塗滿了油彩.紅色顏料畫出的嘴扯到了臉頰,眼睛下方畫著黑色的淚滴.然後他跳了下來,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周圍的人都在鼓掌,尖銳的笑聲刺痛了綠間的鼓膜.小丑抬起頭來看向綠間,他臉上仍是那可笑的妝容,嘴角扯得老高,油彩被血和汗融化了絞在一起,化了一臉的斑駁,顯得更加可笑.一滴淚從眼眶滑出,渲染了眼角淚滴狀的圖案.綠間知道,小丑在哭,哭得很傷心;但其他人在笑,笑得很刺耳.然後小丑張開了嘴,嘔出了一大口血,又動了動唇,好像在對綠間說些什麼.

每當這個時候,綠間就醒了.醒來以後就難以入眠,只能睜著眼看著窗外從漆黑到暗紅到微黃再到魚肚白.

 

***

 

時間其實過得很快,完全不給人喘氣的時間就飛一般的跑過,就像前一秒還在牙牙學語,下一秒就垂老在床上奄奄一息.

一轉眼已經十二月下旬了,街道上的店鋪都已經換上了具有聖誕氣氛的裝潢.冬季賽剛結束,前段時間高強度的訓練讓睡眠缺乏的綠間有點吃不消.那個噩夢已經折磨了綠間快兩個星期了,這些天他上課都萎靡不振的,黑眼圈也越來越深了.

“小真,天氣預報說耶誕節那天會下雪,陪我去個地方吧~”高尾反著坐在板凳上,面對著綠間趴在他的桌子上.

“嗯,如果那天沒事的話.”綠間揉了揉眉心.

“誒~小真真是天使啊~”高尾笑眯眯地趴在桌上,從下往上看綠間過長的睫毛,“小真最近精神很不好誒,是身體不舒服嗎?”

“沒什麼,沒睡好而已.話說高尾現在才十二月而已,高尾你這樣也太誇張了.”綠間看著把自己裹得像粽子一樣的高尾,表示很無語.

“我怕冷嘛,小真你又不是不知道.倒是小真你,還穿這麼少,小心會感冒喔.”

“才不會,我已經盡了人事,天命一定會站在我這邊.”

“啊也是,笨蛋不會感冒來著噗~小真好痛!”

“高尾你去死.”

 

***

 

12月25日.19:00

距離約定時間還有30分鐘,高尾早早等在與綠間越好的地點,圍著綠間送他的圍巾,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

19:29

啊,還差一分鐘,小真差不多快到了吧.高尾朝手上哈了口氣,猜想這綠間會從哪個方向過來,並不停的張望著.

19:47

高尾不停踱著步子,希望讓身體暖和起來.他打開手機看了下時間,心想著再多等一會.小真答應過要來就一定會來的.

20:13

天已經完全黑透了,空氣好像越來越涼,高尾縮了縮脖子,對自己說也許小真記錯時間記成八點半了.緊握住口袋裏的手機,卻仍不想打電話過去.

手心的電話突然震動起來,鈴聲也跟著響起.高尾緩緩拿出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是小真.拇指選在螢幕卻遲遲不按下去,直到鈴聲快結束才接起電話.

“小真.”

“高尾,我今天不能去,你別等了.”

綠間說完一句便掛斷了電話,不給高尾回話的機會,略沙啞的嗓音很平靜.

高尾看了看被掛斷的手機螢幕,20:34.

雪,終於落了下來.

 

***

 

喧鬧的馬戲,高臺,小丑.

詭異的笑容,淚滴,油彩.

他在往下跳,他重重地摔在地上.

血和汗模糊了他的妝,淚暈開了眼角畫上的淚滴.

他張開嘴,嘔出一口血.

他動了動唇,對著綠間,他將嘴角往兩邊扯,再微微張開,他說.

小真.

綠間猛的從夢中驚醒,模糊的視線裏看到了高尾的臉.

高尾勾起嘴角,幫他掖好了被角.手觸上他發燙的額頭,又向下覆住他的眼.他眨了眨眼,濃密的睫毛刷在高尾的手心.

我在,所以,睡吧小真.他聽到高尾的聲音這麼說,於是他一歪頭,就真的又睡了過去.

他夢到黑子變成魔法使,將赤司的眼睛變成了七彩的;他夢到赤司拿起剪刀將黃瀨的頭髮剪成了條碼;他夢到黃瀨撲到青峰身上哭,淚水把青峰漂白了;他夢到紫原把美味棒咬得哢吱哢吱響,震碎了他的眼鏡;他夢到他透過模糊的視線看到高尾在笑,從他的嘴角飛出了無數張五顏六色的糖紙像蝴蝶一樣飛舞.

然後他就沉沉地睡過去,再沒有夢

 

***

 

綠間是懂高尾的,但這似乎有些不妙.因為他同樣懂高尾那一句句充滿甜膩的小真背後是他絕對不會喜歡上小真的.他和高尾是相互扶持的好朋友,所以就像他在輸了比賽後獨自淋雨時高尾只在一旁默默看了會便安靜地離開一樣,在高尾跌倒時他也只會伸出手拉起他,然後互相攙扶著走遠.

然後呢,一起走吧.少年這麼說著.

道旁的花依舊開得燦爛.

 

 

END

评论(4)
热度(9)
© 商略黄昏雨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