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黄昏雨っ

只是日常lo 不要关注我 产出全在小号和子博

[黑歷史][信莎]七夕

信莎吧全員 惡搞向 有雙吉他手CP 中短篇 慎入

 

 

1.

從前有個放牛娃叫阿信,他從小與哥哥相依為命。但是刻薄的嫂子不二娘總是欺負他,每天只讓他吃七頓飯,而且不讓他睡飽二十小時的覺,害得阿信都到可以成婚的年紀看上去還只像花樣年華的少年。但是阿信憨厚老實,村裏的人們都很喜歡他。因為阿信長得不錯有幾分姿色,阿母阿嫲們都喜歡揪揪阿信的包子臉,所以阿信又有個別稱叫“牛郎”。
這天下午,像往常一樣,阿信剛被不二娘踹醒,牽著與他甘苦相依的老牛諺明出來遛彎。走到熟悉的草地,阿信放諺明一牛吃草,自己則走到一旁的水井想要打水喝。
正走到井邊,突然一隻白得不像人手的爪子從井裏冒出來扒在井口。阿信以為有人掉進井底,湊前一步想幫忙。
這時另外一隻手也伸了出來,一個被黑瀑似的長髮遮住整張臉的頭冒了出來。
阿信想到各種恐怖片的情節,被嚇得花容失色。正準備撒丫子跑的時候,井裏的東西開口了:
“靠北快點幫忙把我拉上來,社團的人太不負責任了!”
阿信把東西拉出來後,一臉疑惑的看著那東西……啊不對,是個姑娘。那姑娘看出阿信的疑惑,便告訴了阿信自己的事。
原來那姑娘叫貞子,是著名五月胸靈cosplay社團的成員。昨夜他們社團到這口老井拍攝一幕戲劇,需要貞子從井裏爬出來製造恐怖的效果。誰知拍到一半突然有一隻怪獸跑了出來,社團的其他成員都跑了,沒人拉繩子,貞子就直接摔到井裏去了,剛才才爬出來。
“我一定要找那只怪獸報仇!”
“但是怎麽去找怪獸報仇呢?”
“我知道怪獸就住在黑森林裏面,我們到那裏面去找他。”
“好吧我幫你,我去把諺明帶上……誒諺明咧?”
這時阿信發現諺明不見了,就和貞子一起去找諺明。他們按著地上的牛腳印,一路走進了黑森林。
“喂你不要搶我的東西啦!真搞不懂一頭牛怎麽會喜歡玫瑰精油……”
聽到有人的說話聲,阿信和貞子循聲而至,發現老牛諺明正在搶一個長髮妹的東西。
“諺明!!!”阿信猛得奔過去將諺明拉回來,急忙向那人道歉:“這位姑娘真是抱歉,我們家諺明就喜歡抹精油,你不要生氣……”
“靠北喔我怎麽可能不生氣!”
聽到對方的話阿信才抬起頭看對方,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人長了一張可愛的娃娃臉,大大的眼睛亮閃閃的,粉嫩的嘴唇因生氣微微嘟起,柔順的發絲散落在吹彈可破的臉頰上……噢買尬整個一仙女下凡,太美了……阿信瞬間進入迷弟狀態。
“……媽的你哪只眼睛有問題覺得我是女的啊!”
一句話吼醒了阿信,他立馬震驚了:“神馬你不是女的?!!!”
“大爺我當然不是女的啦,要不要我脫了褲子給你看看?”
阿信桑心了,平生第一次對人一見鍾情沒想到對方和自己一個性別。
“喂你叫什麽啊?”
“啊?我嗎?我叫阿信。”
“阿信喔,你可以叫我瑪莎。”
“瑪莎……”
阿信呢喃著瑪莎的名字,心想長得像女的聲音像女的名字像女的這麽可愛的人竟然不是女的真是太可惜了要不然拐回家當媳婦也是好的……
“阿信,你發什麽呆啦。你要幹嘛啊怎麽會到黑森林裏來喔?”
“喔我是陪貞子來找怪獸報仇的。”
“貞子是誰啊?”
“就是她啊。”
阿信轉身指貞子,卻發現被無視好久的貞子兀自對著他們流起了口水。
“貞子你幹嘛啊?”
“你流口水了耶……”
“好萌喔……”貞子擦幹了口水“你們兩個簡直太配了嘛!”
0.0信莎二人表情是這樣的。

 

 

2.
從前有個甜甜公主叫瑪莎,他從小就被國王王后捧在手上也被束縛在皇宮中。甜甜公主雖然是公主,但是他也是個文藝青年。因為從來不被允許出皇宮,所以平時無聊自己也寫點小文章發表到美麗佳人公主專欄。因文采飛揚思想細膩,甜甜公主被眾人供為知性少女,簡稱知女。
看到上面一段你可能會疑惑,為什麽我都用“他”來說甜甜公主而不是“她”呢。噓!這可是個天大的秘密!因為,甜甜公主瑪莎其實是男兒身。原因是上一輩的一些恩怨,我們暫且不表。
身為男孩子的瑪莎一直以女孩子的身份生活了這麽多年,心裏自然是十分不爽的。於是這一天,瑪莎換回男裝,收拾了一些簡單的包袱細軟,又拿了幾瓶王后的玫瑰精油準備拿去賣錢。
支開了貼身侍女,瑪莎從皇宮中一條秘道逃了出去。勇敢地離家出走了。
瑪莎逃出皇宮後就進入了黑森林,這裏人煙旱至,不容易被發現蹤跡。
行了半天路,瑪莎決定休息一下,可是剛打開包裹,就沖出了一頭牛將他包裹裏的玫瑰精油叼了去。
在與牛爭奪精油的過程中,一隻包子沖了過來……不對,是長著包子臉的人。
“諺明!!!”
……
在得知了阿信和貞子的事情後,瑪莎對於這個大怪獸很感興趣,而且想到自己出逃也只是漫無目的的想過不一樣的生活,還不如跟他們一起來一段非凡的冒險。
瑪莎當機立斷決定和阿信貞子一起上路,於是他們三人便踏上了通往怪獸的旅途。
一路上瑪莎和阿信從披頭四談到文藝片,從村上春樹談到吉他鎞克。意外的發現彼此的愛好與想法竟然是如此相似,瑪莎不由得對阿信好感驟增。
而一旁插不進二人之間的貞子則是跟在他們身後默默地萌著。
“咚咚咚咚咚咚……”
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從森林深處傳來,由遠及近,感覺像是一群大型生物狂奔而來。
“快過來!”
瑪莎吼道,一腳把阿信踹到路邊,拉起貞子就跳離了原先走著的小路,老牛諺明則是驚慌的跑到阿信身邊。
一群象群高速從森林中的路上奔了過去,有的大象身上還有猴子坐著,一路囂叫而過。這象群過去不僅掀起一陣塵土,還將窄窄的小路旁的花花草草傷到不少。
“咳咳……為什麽在這裏會有象群,而且還有穿著戲服的猴子?咳……”瑪莎捂著嘴咳嗽的走回小路。
“唔……誰知道……瑪莎你下腳輕一點會死喔……”
阿信捂著被踹的屁股從地上爬了起來。瑪莎不理他,望著象群來的方向思考著。
“瑪莎莎,剛才真是謝謝你把我拉過來。你剛剛真是帥斃了,竟然可以一跳那麽高!”
貞子一臉崇拜的看著瑪莎,頓時覺得這個男人就是自己的本命啊本命!
“那我咧?”阿信不甘心的湊過來。
“你?”貞子瞟了一眼阿信,“你帥屁了!”
“你們等一下,前面好像有人。”
瑪莎說完朝前跑了去,貞子跟著瑪莎一起跑去。阿信拖著諺明也艱難的向前進。
“嚶嚶嚶嚶……”一個穿著鮮豔戴著奇怪五彩帽子的人坐在路旁哭著,瑪莎他們走進才發現那是個小丑。
“你……你怎麽啦?你沒事吧?你先別哭,有話好好說。”瑪莎手忙腳亂的安慰著小丑。
“我……我……我是R馬戲團的小丑,今天我們到附近演出時,馬戲突然失控,大象猴子都跑了出來……我……我……團長肯定要把我趕出來了……嚶嚶嚶嚶……”
瑪莎和貞子費了好大的勁才讓小丑不哭。這時阿信還在一旁說風涼話:
“子曾經曰過:命運像失控的馬戲,小丑開始哭泣,大象猴子跑進城裏。”
“哪個子曰過這話的啊?”
“阿信子。”
“我看是瘋信子吧!”
瑪莎不屑的撇撇嘴,信子,我還毒蛇咧。
“等一下,你是阿信?”小丑突然瞪大眼睛看著阿信。
“是啊,你認識我嗎?”
“當然,你就是那個著名的牛郎阿信嘛!”
牛郎!!!瑪莎和貞子聽到這個詞都在用奇怪的目光打量阿信。這時,小丑走上前揪了阿信的包子臉。
哢嚓一聲,誰的玻璃心碎了。

 

 

3.
森林裏一陣詭異的寂靜,只有風吹過樹葉的颯颯聲和偶爾幾聲鳥啼。
四人就那麽站著,誰都不想先出聲或動作,怕是一破壞現在僵持的場面,就會陷入危險的漩渦。
“哞~”最後還是諺明打破了這尷尬的沉默。
阿信捂著自己的臉跌坐到地上,像被侵犯後的少女。不過,有他這體型的少女嗎?小丑一臉幸福的保持著剛才揪臉的動作,貞子沒反應過來,瑪莎則是微微蹙眉的看著阿信。
“你……我……這……嗚嗚……”阿信牆角掩面哭泣,“我的貞操都被你毀了……”
小丑呈現0口0臉,一臉驚恐的看著阿信,又看自己的手。貞子仍然沒有反應過來是什麽狀況。
“白癡……”瑪莎一手扶額。
“啊~瑪莎莎~是她自己要揪我臉的,我是被侵犯的,你不要誤會啊!我的心是屬於你的!瓦誒狼系裏誒!”
阿信又立馬奔到瑪莎身邊抓住瑪莎的手臂搖啊搖的撒嬌。這一路上與瑪莎相處過後,他真是越來越喜歡他了。雖然瑪莎性格彆扭傲嬌又毒舌,但其實內心很善良很害羞很可愛。最後在貞子的薰陶下,阿信堅定的認為,性別不是問題,即使是同性,也是會有真愛的。所以阿信決定不管前路有多少艱難險阻,一定要讓瑪莎明白自己的真心。
“靠北,你個北七,給我滾開啦!”
但是貌似瑪莎不太領情……受打擊的阿信蹲在一邊畫圈圈。
“那個,”瑪莎搭上小丑的肩,“你不用理那個幼稚鬼啦,只是揪個臉又沒什麽。”挪步至阿信身邊,望著阿信抬起的充滿驚喜的眼,“如果你喜歡的話,”手蓋上阿信的頭頂,將他栗色的頭毛全部揉亂,“這樣揉他頭都沒有關係。”
阿信沒有躲開瑪莎蹂躪他的手,仍然蹲著身子,慌亂的護著鬢角。
“喂,你不要動我鬢角啦,我這是為你守身餒!”
“屁咧~”
在他倆打情罵俏(?)之時,貞子偷偷湊到小丑面前。“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麽名字呢。”
“我……我沒有名字……要不然,你們幫我取個名字吧。”
“誒?要我取嗎?嗯……R馬戲團的小丑……R_joker……要不然叫你大J好了!”
“大J會不會太誇張,小J就可以了。”
“那小J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找怪獸?”
“你是說森林裏面的那個大怪獸?!我不要,那很危險的。不僅大怪獸兇狠無比,他還有個寵物暴力熊,那可是無比血腥暴力,據說所有找怪獸麻煩的都會被暴力熊打得生不如死。我勸你們最好也不要去。”
“誒,貞子,你都沒有說會這麽危險的。如果你只是想找怪獸報仇的話,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去了。”阿信聞此立刻插嘴。
貞子沉默了一會,最後下定決心似的開口:“其實,我騙了你們。”
“其實我找怪獸並不是為了報仇什麽的,而是怪獸拿走了我的玉璽。”
“你說的玉璽難不成就是……”
“沒錯,就是腥膻玉璽。腥膻玉璽為信莎吧吧主所有,只要有了腥膻玉璽,就可以無處不腥膻,還能率領信莎吧眾替天行房!
我知道此行兇險,所以沒有告訴你們真相,請你們原諒我。”
“原來是這樣啊……沒關係的貞子,我陪你一起去。”瑪莎對貞子甜甜一笑。
“我,我也去!”阿信弱弱的舉手,順便抓住了想要開溜的小J。“你也一起去。”
“啊?為什麽?我不要!”
“你揪了我的臉,就得對我負責。”
“啥?”
貞子一臉感動的看著眾人,阿信繼續對小J耍白癡,瑪莎默默對幼稚的阿信翻了個白眼。
於是貞子瑪莎阿信繼續一道上路,順帶倒楣的被阿信拉上的小J,繼續上路了。
這天他們還是和平常一樣的打屁聊天耍白癡的上路,可突然有個聲音從身後傳來。
“公主殿下。”

 

 

4.
“公主殿下。”
這四個字猶如晴空霹靂擊在了瑪莎頭上,頓時他感覺萬念俱灰,想死的心都有了。
媽的這才第幾章啊自己身份就要被戳穿了,要是被同行的這群人渣知道了自己一大老爺們竟然是公主尼瑪還不被笑掉大牙。
於是瑪莎刻意無視掉了其他人的反應,沒好氣的轉身質問發話的人:“你TM怎麽來了?!”
來者雙手將包袱環抱在胸前,睜著一雙bling bling的眼睛一臉純真的望著瑪莎:“公主私自出宮,屬下擔心公主安危,遂跟隨公主至此地,還請公主見諒。”
瑪莎眯起眼睛,那人渾身一抖。瑪莎伸出魔爪揉上那人的短髮。
“見諒你個頭!媽的以為剪了個短頭髮就是小正太了是吧!快跟林北說實話!”
“喂喂喂不要揉啦!我說啦!”
見瑪莎鬆手那人立馬整好劉海撫平鬢角退後三步不情不願的說道:
“我自己跟你出來的啦!你拍拍屁股走人留一大堆爛攤子讓我收我才不幹呢!還有我一直都是小正太!”
“屁!你有沒有告訴父王母后我跑出來了?”
“告訴他們?我他媽找死喔!當然是發現你跑了就跟著你一起跑路等事情敗露之後就說是你帶我出來的咯!我還想要這個腦袋。”
“誒誒誒你們等等……”被突發狀況攪得一頭霧水的眾人終於會過神,“這人是誰?和瑪莎你有什麽關係?公主殿下又是誰?什麽父王母后出宮的?這都什麽跟什麽啊!”
“她是小咪啦!”瑪莎撇撇嘴。
“喂不要叫我那個名字啦很像寵物誒!我叫陳雪菜,是個小正太。”
……
眼看瞞不過眾人,瑪莎便將事實都一五一十地告訴了眾人。
那神秘人其實是甜甜公主的貼身侍女小咪,愛好嘛,是扮正太。
瑪莎:尼瑪哪有天天賣萌裝正太人前乖巧主人面前粗口連篇葷段子不斷把主人帶壞還在國王王后面前一臉無辜樣把錯都推到主人身上的侍女啊!
咳……!好吧,其實公主這次出宮還有個主要原因,想擺脫白癡侍女的糾纏。
眾人在唏噓過瑪莎的公主身份過後表示對於瑪莎和小咪皇宮中每天一個男扮女裝一個女扮男裝的生活很感興趣。
阿信在知道了瑪莎的公主身份後就難掩一臉YD的笑。瑪莎還以為阿信是在笑自己所以彆扭的沒有理他,但其實阿信是在YY瑪莎穿上公主裙後的萌樣子所以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在路上的時候,阿信就偷偷挪到跟在最後面的小咪身邊,小聲地問:
“喂,你們公主平時都穿公主裙嗎?”
“也不是啦,有時也會穿小碎花連衣裙或者小清新的棉布裙。藍色百褶裙還有校園風的蘇格蘭裙什麽的,簡直萌翻了。”小咪瞟了一眼阿信,淡淡的說道。
“真……真的吼……”阿信整個都呆了。
“當然是假的咯。”
“……”
……
一番波折的趕路後,眾人加一牛終於走到了黑森林的中心,也就是怪獸的地盤。
一座類似於美女與野獸中的舊式宮殿,門大開著,仿佛在迎接他們的到來。
“各位,這裏就是怪獸的宮殿,大家要小心,跟著我走。”
阿信讓諺明在外頭等著。貞子咽了一口唾沫,佯裝鎮定的帶領眾人走進了宮殿。
不似想像的陰森可怖,宮殿裏一片燈火通明。眾人順著壁燈的指引,一路通到了中庭。說是跟著壁燈的指引,實則壁燈沒有打開的地方貞子都不敢走。雖然沒有想像中的恐怖,但是對於怪獸及未知的黑暗還是有恐懼,光明更能讓人心安。
來到中庭,四周突然暗了下來。貞子心中一顫,小J倒是面無異色,阿信緊了緊不知何時握住的瑪莎的手,瑪莎身子一僵,倒也沒有掙脫。跟在最後的小咪則是警惕的環視黑暗的四周。
在黑暗之中,突然亮起了兩點紅色光點,幽幽的在一邊,似鬼火,又像是動物的瞳人。
收到眾人的示意後,貞子點起了火摺子,顫顫巍巍的將微弱的火光伸向前照亮前方的東西。
“啊!!!”

 

 

5.
“啊!!!”
看到了眼前的物體,貞子忍不住大叫起來,身後的幾人神經都緊繃著。貞子激動的瞪大眼,嚷嚷道:“好萌喔!”
“啪”地一聲,霎時燈火通明。眾人向前方的物體看去。
粉紅色毛絨絨的皮毛,橢圓的臉上圓圓亮亮的眼睛忽閃忽閃的。真的是超萌的一隻小熊啊!
“大家快散開!”小J此時卻異常緊張,“它就是暴力熊,十分危險的!”
“不是吧,它這麽可愛耶……”貞子剛伸出手想去碰,一道威嚴而溫暖並帶著台客腔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不要調戲它喔,打得連你爹都不認識你。”
眾人向聲源處看去,一個穿著吊嘎……啊不,是皮制無袖騎士風背心,下身龐克柳釘褲及長靴的大眼睛男人站在背後威脅著他們。只是嬌小的身板太不具威懾力而已。
“你你你……你是……”貞子指著男人,聲音顫抖。
“我是怪獸,這個城堡的主人,暴力熊是我的寵物。”
“這就是怪獸?坑爹呢這是,明明是個帥小夥嘛!”小咪不滿的開口,尼瑪上當了幹!
“你很奇怪誒,人就不能叫怪獸喔?我……”怪獸話沒說完貞子就撲了上去:“快把腥膻玉璽還給我!老子才是信莎吧吧主!!滾回你的信獸吧玩兒蛋去吧!!!”
“信獸你個大頭鬼!明明是獸信好伐!”
“我管你獸信獸,快把腥膻玉璽還給我!”
正當貞子快撲到怪獸身上的時候,一個粉色的影子一閃,貞子被打倒在地。
“貞子!”眾人驚呼,圍過去扶起了貞子。
貞子白色衣袖上鮮紅的血液濡⊥濕一片,小J用力扯斷長袖,露出的胳臂令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三道猙獰的傷口橫居在臂膀上,血肉翻綻,鮮血還在不斷滲出。小J立即用撕下的布綁住貞子傷口上方止血,再輕柔地將貞子放在瑪莎懷裏。只見貞子因疼痛額上已佈滿細細的汗珠,發白的嘴唇微微顫抖著。
小J轉身凜冽的看向暴力熊,“我擦,你練了九陰白骨爪啊!這麽狠毒,先讓我來會會你吧。”
說時遲那時快,小J一個速躍跳到了暴力熊的身後,攥緊拳頭正欲出拳。霎時,暴力熊身形一側,小J一拳落空,身體因慣性前僕,並且手臂被抓住了。暴力熊順勢將手臂一拉,小J一個踉蹌,暴力熊一個後肘不留力的擊在小J的後腰上。
小J重重的撲倒在地,噴出一口血來。內臟的疼痛使小J止不住的咳嗽起來,又因咳嗽牽扯到傷處,頓時臉色煞白。
“小J!!!”阿信和小咪跑了過來扶起小J。
小J緩了緩氣,“我沒事,你們……咳咳咳……要小心點……”
小咪咬了咬牙,對阿信說:“你先把小J和貞子帶到角落,保她們安全,我先挺一下。”小咪上前一步,“殿下,快點發信號彈讓王宮搬救兵來。貞子、小J照顧好自己,你們敢死我就敢鞭屍。阿信……”小咪回頭看阿信,“你一定要保護好殿下,事情結束後推舉你當駙馬。”
“什麽駙馬啊?!”瑪莎紅著臉喊道。
“別廢話了殿下,快點。”
小咪拔出隨身配劍指著暴力熊,“來吧!”我絕對,絕對不會讓你傷到公主殿下的!
小咪與暴力熊周旋良久,雖也受到幾處重擊,但憑著武器的優勢,也傷了暴力熊不少。
像是接到指示,暴力熊的攻擊陡然間加快了。小咪疲於應付,根本沒有閒暇可以顧及到其他的狀況。
正當小咪閃過一個飛踢時,一支箭猛的劃破空氣,直射向毫無防備的瑪莎。
瑪莎猛的將懷裏的貞子推到一邊,正準備閉眼接受著被刺穿的一瞬。這時,一個身影擋在了瑪莎身前,那只箭毫不留情的刺進了身影的胸前,箭頭沒入身體。
“阿信!!!”
瑪莎撲上前抱住阿信身體,從阿信嘴角溢出一絲血來,“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阿信勾起了一抹笑,頭慢慢的靠在了瑪莎胸口。
“你個笨蛋……不許死!我叫你不許死聽到沒有!阿信……”

 

 

6.
啪噠,啪噠…
一滴滴濕熱的液體落在阿信的臉上。
瑪莎擁住阿信還溫熱的身體無聲的啜泣,眼淚撲簌簌的直淌下來,怎麽都止不住。
這邊小咪因看到瑪莎的狀況,一分神,就被暴力熊一個側踢擊的滑行了三米遠,然後撞擊在牆壁上。小咪悶咳了兩聲,用佩劍支起身子。
暴力熊正想乘勝追擊,怪獸一聲口哨,使它停住動作,乖乖的回到怪獸身邊。
怪獸正準備走時,有什麽東西勾住了他,回頭看,是小咪不知道什麽時候跑過來抓住了他的褲腳。
“你以為你這樣就可以走了嗎?你的寵物傷了貞子小J,你又射箭想加害於殿下,如今阿信性命垂危,你竟然想一走了之。笑話,玉璽的事,還有十八年前的事情還沒有了結呢。”
怪獸大驚,“你怎麽會知道那件事?”而這時,王宮的救兵也已經趕來,怪獸頓時慌亂了許多。
“媽的不管了!”怪獸將腳抬起,準備甩掉小咪,怎奈卻被小咪一劍劃傷腳踝,坐到了地上。
小咪掙扎著站了起來,用手背揩去嘴角的血跡,拿劍頂在怪獸的頸項上,不准他亂動。
這時士兵們將城堡團團圍住,暴力熊也被禁錮住。醫生們趕緊去到貞子一塊給他們治療。
“瑪莎,你沒受傷吧?”
瑪莎抬起臉,一雙淚眼望向眼前的大眼睛女生,“靜茹,我沒事,你一定要救救他……他……他個笨蛋……”
“瑪莎你先別急,我一定盡全力醫治他。”
靜茹將阿信傷口周圍的衣物褪去,拿出醫療器械,用鑷子夾住棉花沾上藥物先在傷口周圍消毒,然後剪斷了長長的箭柄。再在箭頭處劃開一道小口,夾住金屬箭頭,緩緩將箭頭取出。
就是這麽簡單的一些動作,讓三人都出了一身的汗,為阿信清理的棉球紗布也都被血濡染了一大塊。
靜茹才剛鬆口氣,阿信身體突然劇烈顫抖了起來,臉色越來越白,嘴唇也有些發紫,棉花上沾染的血液顏色逐漸變深了。
靜茹臉色變得很不好,她走到怪獸面前,“你下毒了。”
怪獸突然就笑了,“沒錯,我下毒了,而且我自己都沒有解藥。”
“為什麽?”
“不好意思,我原先是想殺瑪莎的。因為我說過,我要親手殺死他的兒子!你叫他出來啊!叫你們那個國王,那個為了國家可以放棄一切的國王!”
一聲輕到幾乎聽不到的低歎,一個身影緩緩的從門外踏了進來,深邃的眼太息般的看著他。“怪獸……”
“哈,你真的來了,我還以為你應該和你妻兒過著幸福的生活然後完全忘記我這個人呢。沒想到你竟然會來,你是來看我像個棄婦一般做出如此惡毒的舉動,還是來看我發誓要殺死你兒子現在卻失敗了?”
怪獸嘶吼著,眼眶卻紅了。來者溫柔的蹲下身,撫著他的頭髮。
“不,都不是。怪獸,我愛你。”一句話,使本想躲避的怪獸愣住。“不管是十八年前還是現在,我都愛你。我雖然可以為了你放棄整個國家,但是我不能為了自己的情感去傷害更多無辜的人。可為了其他的人,我卻傷害了我最愛的人。”
他平靜如湖的眼溫柔的注視著怪獸充滿霧氣的大眼,“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這是我的錯。所以在你說你要親手殺死我的兒子後,我讓瑪莎一出生便以女孩的身份生活了十八年。我不會背叛狗狗,也不會背叛我的國家。可是,我還是你的石頭,這樣好嗎?”
怪獸重重的點頭,緊緊的抱住了眼前這個男人。
小咪不知何時收回了劍,看向他們的目光轉向了另一邊,眉頭又皺了起來。
“對不起,我救不了他。”
瑪莎呆呆的看著說出這話的靜茹,眼淚順著空洞的眼眶一滴滴滴落在阿信身上。靜茹不忍的撇過頭,於是誰都沒有看到瑪莎滴在阿信傷口上的眼淚發出了淡淡的螢光。
瑪莎摟住阿信身體的手軟軟的垂在一旁,眼淚還是不停的流。
一雙有力的臂膀將不停落淚的瑪莎擁入懷中,“笨蛋不要哭了,我還沒死呢。”
“你……”瑪莎驚訝的看著笑盈盈的阿信,用手擦去淚水,可它卻不受控制的掉得更凶了。
“說我是笨蛋自己才最笨呢,你的眼淚這麽神奇不要亂浪費啊,不要哭了……”
阿信溫柔的吮去瑪莎眼角的淚,看著他霧濛濛的眼睛說:“呐,好像我是需要公主的吻才能醒的喔……那公主願意吻我嗎……”閉上眼,輕柔的,虔誠的,吻上瑪莎還在輕顫的唇。
只要有你,就會有奇跡。

 

 

7.
“豬,該起床了吧!都快中午了,你肚子不餓嗎?”
阿信艱難的睜開眼,看到瑪莎不耐煩的臉,揉了揉眼睛,勉強坐起來伸了個懶腰,然後嗵的一聲,又重重的倒回了床上。
“陳、信、宏、我數三聲你特麽的快給我起來不然我拿冷水來澆你喔!”
耳邊傳來瑪莎咬牙切齒的聲音,阿信忍不住勾起嘴角,又嘟起唇,撒嬌似的說:“都怪瑪莎莎,害人家做夢時沒有吻到公主,人家現在也要公主的吻才起來啦!”
瑪莎眉毛一挑,翻身趴在阿信身上,用手和膝蓋支起自己的身子,在床上於他對視。“一大早你做什麽春夢啊?最好是有公主肯吻你啦!”
“公主不肯吻我,我就去吻公主咯!”
阿信用右手勾下瑪莎的頭,左手微微撐起自己上身,唇覆上瑪莎的。先是細細的吸吮舔弄兩片唇瓣,沒有感覺到對方的抗拒,又將舌頭滑入口腔,一寸寸的深入,掠奪對方口中的空氣。來不及吞咽的唾液順著脖頸流下,在兩人之中扯出一道曖昧的銀絲。
直到身上的人快要窒息,撐起身體的手也快無力了,阿信才放開膠著的唇,笑看著瑪莎紅著臉伏在他身上大口喘息著,突然覺得他好像小動物。
“貓咪~來叫一聲~”阿信忍不住調戲。
瑪莎斜眼看阿信,突然很氣不過,盯了他幾秒後,緩緩開口:“喵~”然後趁阿信愣住的時候,洩憤似的一口咬住他裸露在外的鎖骨。
“嘶……”阿信吃痛的皺眉,瑪莎抬起頭,臉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很好啃誒~”
“喔?很好啃嗎?”阿信挑眉,一手攬住瑪莎的腰扯下他的身子。“繼續啊。”
瑪莎一把打掉阿信的手,從床上爬起又踹了阿信一腳。
“靠!你興奮個屁啊!快點起來啦!”臉紅。
“可是人家現在想要……”一臉無辜。
“幹我屁事!”
“不是幹你屁事,是幹你屁眼……”
“……”
最後的結果是阿信被瑪莎一腳踹上屁股,乖乖起床洗漱。
“腦婆,五們呆會粗去玩吼木吼?”阿信一邊往嘴裏塞吃的一邊瞪大眼睛問瑪莎。
“好啊”瑪莎笑眯眯的看著阿信吃東西,臉上的笑有種特意堆砌的甜美。
“咳……咳咳……”阿信瞪圓了雙眼,脊椎有股涼氣直躥上來。
“還好吧?慢點吃啦,又沒人和你搶。”
瑪莎輕撫著阿信的背為他順氣,可是卻讓阿信更加不安。
“瑪莎莎……你生氣了嗎?對不起啦……”阿信小心翼翼的開口。
“沒有啊。”
“那你……怎麽突然這麽溫柔啊?”
瑪莎依舊甜甜的笑著,對著阿信眨了眨眼,一抿嘴,“阿信,今天是七夕喔。所以我們出去啦!”
阿信打了個寒顫。
……
臺北市最繁華的街市裏,這天都是一對對的情侶走在街上,小商販們也瞅准了時機,紛紛出售成雙成對的情侶商品。
在街上,一個正妹引得眾人紛紛側目。
正妹確實是正妹,臉上淡淡的妝容掩不住細膩柔滑的肌膚,一雙黑溜溜的眼睛不安的躲避著行人的目光,小嘴抿得緊緊的,帶點撒嬌似的微撅。栗色的長髮搭在肩上,淡粉色女式襯衫,藍色小馬甲,白色長裙,俏皮的紅色小皮鞋。就是胸平平的,有些微胖,而且個子好高,有一米八吧。
只是,讓眾單身漢失望的是,此正妹一直跟在一帶黑框眼鏡,穿短褲男子身後,兩人的手還緊緊的牽著。沒天理啊!現在正妹都什麽眼光啊!
兩人神色各異的在街上明目張膽的手拉手逛街,然後又走上人行天橋。
“喂……”正妹拉了拉前面心情明顯好到爆嘴角還努力憋笑的男子,“你真的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
男子回眸,眼角眉稍儘是笑意,“有什麽好奇怪的?我在七夕牽著一個正妹的小手在逛街這很正常好木~”
“拜託,哪有一米八的正妹啊,還好你沒叫我穿高跟鞋……”“正妹”無奈的扯扯自己衣角又扒拉一下頭髮。“我說,蔡升晏,你玩夠了就算了啊。”
“矮油,正妹你這是說的什麽話,我對你才不只是玩玩而已。”瑪莎一把攬過阿信的粗腰……好啦其實是束了腰才出來的……臉貼近阿信的,深情款款的看著對方,如果臉上張揚的笑能收斂一點就更好了。

就在他們打鬧之際,一位拿著裝滿紅玫瑰的花籃的女孩子吸引了他們注意。過這種節日時,像這樣的賣花女孩很多,通常都會向一對對情侶推銷,而這個小女孩與眾不同的地方在於……
看准了一對情侶,奔過去,用bling bling的大眼睛看著他們,說:“哥哥哥哥,今天是七夕,給你媽媽買束花吧!”然後一臉純潔無辜的看著女生克制自己不發飆以及男生緊張的臉,最後目送那對情侶尷尬笑著離開。
然後小女孩貌似看到阿信瑪莎他們了,一跳一跳的跑了過來。瑪莎原以為小女孩會對自己說跟之前幾對情侶一樣的話,沒想到她卻沖著阿信說:“哥哥哥哥,今天是七夕,給你男朋友買束花吧!”
兩人都愣了一下,瑪莎驚訝的開口:“不會吧?這麽容易被看出來?我覺得打扮的挺像的啊。”
“像屁啦!”阿信炸毛。
“你們買我一束花,我就不說五月天的阿信是變裝癖喔!”依舊bling bling的雙眼。
“女裝都被你看出來是阿信?!”
“買就買,你千萬不要說出去喔!”
阿信挑了一束花,問多少錢,女孩子一臉純真的說,不要錢,只要莎莎親我一下就行了。
於是在阿信噴火的雙眸的注視下瑪莎揉了揉女孩微卷的流蘇,彎腰,輕輕的親親落在頰上。
“喂~小靖~”
天橋那邊有幾個女生在喚著賣花女孩的名字,向阿信和瑪莎揮了揮手,拿著花籃向那邊跑去。遠遠的還可以聽到她們的聲音。
“我跟你們說喔,我CP壓對了啦。派派你們這群獸信信獸黨收斂一點啦!”
“誒……”
沒有注意女孩們的笑鬧,瑪莎拉住阿信的手往回家的路走。
“我說,你早上到底做得什麽春夢啊?”
“啊,就是,我是牛郎啊……”
“噗~~哪個鴨子店的啊?”
“喂!是牛郎織女的牛郎啦!”
“嗯……那牛郎應該和織女啊,怎麽還吻公主?”
“織女就是甜甜公主啊。”
“甜……”
“嗯,甜甜公主瑪莎。最後我還幫公主擋了一箭呢。”
“……”
“很真實的夢,可惜不知道最後大家怎麽了,有沒有度過愉快的七夕……”
“起碼今天這個七夕很愉快。”
“喂!”
……
阿信的手撫過自己胸口,還有點疼,那邊的阿信瑪莎,你們還好嗎?

……

“喂!私奔吧,到哪都好,我再也不要當這個撈什子的公主了!”瑪莎嫌惡的扒拉著王后給他的紫色公主裙。
“你真的願意放棄一切和我私奔嗎?”阿信扳過瑪莎的臉與他對視。
“什麽叫放棄一切……我不是……還有你嗎……”
瑪莎眼神有些閃爍,含糊的說出這句話。阿信頓時笑得眯起雙眼,拇指指腹輕輕在瑪莎臉頰磨蹭。
“就算世界千瘡百孔,也要和你一起逃到最浪漫的盡頭。”阿信將右手攤開放在瑪莎面前,“你願意和我開始一場浪漫的逃亡嗎?”
“…………
你走開啦!”

 

END

 

 

說真的 這篇文對我來說超級重要 當時是初中畢業的暑假 七夕那天晚上突發奇想想出了這個設定 用手機打完字已經過了十二點所以真正發文是2011年8月7日 剛開始是想著一天一章七天搞定的 結果沒兩天就卡了=-= 然後一直拖啊拖的拖到十一都過了[2011.10.8]才寫完=-=

阿信和瑪莎的人設是開坑初就想好了的眾吧友的人設除了吧主貞醬外都是徵求意見或根據劇情需要寫到中間加進去的[要不就是和原設差距很大] 像結尾的平行時空設定也是我很喜歡的我當時是這麼定義這篇文的:

其實七夕這篇本來就是集神話,童話,冒險,玄幻,武打,女裝,同人,夢境,平行世界,家庭倫理等於一體的惡搞抽風一拖再拖的節日賀文= =

嘛我總結的很到位嘛~~

一共七章有一萬字的文對我來說也很不容易啊 我從來只寫短篇 因為長篇我絕對會坑 像我這麼懶的人會堅持把它寫完實在是不易啊~~

评论
热度(8)
© 商略黄昏雨っ | Powered by LOFTER